為政府、企業、個人提供智囊性綜合服務

傳承與轉型—中國家族企業的痛點|智庫原創

2018-06-18 來源: 瀏覽:48

11.png

▲2015年12月,由全國工商聯研究室、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家族企業委員會、兩岸四地多所大學及李錦記家族合作完成的《中國家族企業傳承報告》發布會在京舉行。這是繼2011年《中國家族企業發展報告》和2013年《中國家族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之后,第三份關于中國家族企業的報告。2018年初,作為該系列報告的第四本《中國家族企業年青一代狀況報告》也已發布。這種全國層面的家族企業調查報告的接連出具,表明我國對于家族企業現狀與傳承的關注,已經不局限于某個企業自身,而上升到了國家的高度。

本文字數3348字,閱讀時間:6分鐘

本文由四川智庫民企服務團隊依據李秀娟、張燕所著《當傳承遇到轉型——中國家族企業發展路徑圖》一書的部分內容歸納、整理、提煉而來。轉載請注明前述內容,并注明出處。

1      

中國家族企業已步入傳承與轉型的十字關口

家族企業是世界上最普遍的企業形式之一,即便是按照最保守的估計,家庭所有或經營的企業在全世界企業中所占的比例也達65%至80%之間。在中國的經濟組成中,民營經濟與國有經濟長期保持著六四開的比例,而民營經濟中,家族企業的占比更是高達80%以上。

家族企業之所以在中國興盛,在于中國是一個有著悠久“家文化”歷史的國家,無論是倫理綱常、風俗習慣,還是社會組織、治國興業都是以家庭為基礎的。家族企業這種模式非常符合中國的“家文化”歷史,并且,家族性的經營管理可以在創業初期最大限度的降低成本、穩固信任、解決沖突、提高決策效率,因此具有相當強的生命力。

然而,符合文化歷史并不意味著中國的家族企業自身延續的持久,在代際傳承的議題面前,中國的家族企業因為社會的變遷、歷史的更迭常常是在發展了一段時期后不得不打回起點,從歸零的荒原上從頭再來。從明清時代出現的泛家族企業的雛形,到民國時期資本主義經濟中的家族企業,再到改革開放后民營經濟的復蘇,中國現今的家族企業實際上才剛剛經過一代的成長和發展,由于起步遠遠晚于歐美發達國家,甚至與東南亞兄弟國家乃至我國香港和臺灣地區相比都要大大落后,因此,在別人已經到達四、五代之后的家族企業專業化治理階段時,我們80%以上的家族企業都只是剛剛面對一代傳給二代的關口。并且由于我國正處在一個特殊的經濟時期,使得中國家族企業的代際轉換與企業的轉型升級幾乎同時發生,每一個家族企業都必須意識到,我們已經站在了轉型與傳承交疊這個生死攸關的十字路口。

2

     

傳承——首次面對的難題

傳承,作為很多中國家族企業首次面對的痛點和難題,在很大程度上與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家族企業是一樣的,最根本的問題就是——到底要不要把企業傳給自己的孩子。

對父母來說,將他們一生所從事和建立的事業傳遞給自己的孩子,并代代相傳,是將他們希望和夢想永續的最好方式,也完全符合人類的天性。并且,中國歷來所崇尚的“家天下”倫理,使得“子承父業”是大多數家族企業家所傾向的一種企業持續發展模式。但對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企二代”們來說,他們的人生在父輩已有的基礎上有著無限可能,接班或許只是選項之一。因此,家族企業要不要傳給二代,怎么樣傳給二代,總是伴隨著各種各樣的想法和糾結,其中最突出的兩種狀態就是:二代有能力但是對接班沒興趣;或者二代意愿還行但能力可能還不夠。

并且,兩代人之間的代溝,也是橫在家族企業代際傳承之路上的巨大障礙。這樣的代溝最容易在以下兩個方面集中爆發:

一是管理理念。中國家族企業的“創一代”們大多白手起家,獲益于改革開放初期處處都有市場空白的歷史契機,他們的經驗、閱歷和領導力更多的來源于商場實戰,長此以往也就形成了“大家長”式的管理方式,即“人治”。而“企二代”們往往是接受了高等教育的高學歷人群,很大一部分甚至有著海外求學的經歷,這樣的教育背景讓他們在一開始就有著系統的管理理論基礎,管理理念上會更傾向于用制度來進行規范和制約,即“法治”。這兩種管理理念本身在價值內核上便存在差異,如果再遇上“人治經驗派”的一代總是忍不住要教育二代,而“法治理論派”的二代又對一代嗤之以鼻的話,那么兩代之間的矛盾甚至大戰般的爭執就分分鐘都有可能爆發。

二是溝通方式。 “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中國人的家庭里,家長權威是一種普遍的存在。再加上很多企一代為了打拼江山而犧牲了對家庭的陪伴,一二代之間共同相處的時間較少,本身就缺乏思想及情感的交流,關系生疏。這樣的背景下,如果二代表達自己觀點沒有掌握正確的溝通方式;抑或一代較為固執保守,難以接受二代的建議甚至質疑,就很容易產生矛盾。

不僅如此,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獨生子女政策又更加凸顯和放大了前面所說的所有難題。作為唯一的一個接班者,在家族企業的傳承問題上,很多一二代似乎都沒有選擇,在責任和壓力的雙軌之下,兩代人都面臨糾結。

以上,作為眾多初次面臨代際傳承的中國家族企業,由于缺乏可參考的成熟經驗,所有的困惑和難題可能還會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12.jpg

▲談及中國的家族企業傳承,方太集團的茅理翔、茅忠群父子,是繞不開的成功典型。而茅理翔所創辦的家業長青接班人學院,也成為中國第一所專門培養民營企業接班人的非營利性的學校。

3

     

轉型——回避不了的另一痛點

中國目前絕大多數家族企業都誕生于改革開發之后,得益于市場經濟的開放政策。在當初百廢待興之際,由于受到整體經濟格局的局限和影響,市場機會遍地都是,創業領域五花八門,只要肯想肯干,多半能找到立足之地。

在改革開放歷經了三十多年的發展后,很多家族企業優勢不再,歸納起來,擺在中國家族企業面前共有三重桎梏:

首先是行業的落后。中國的家族企業大多集中在低端制造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科技含量較低。隨著市場的發展、勞動力成本的上升,近幾年來產業升級所帶來的行業動蕩非常明顯。

其次是競爭的加劇。因為市場的開放,中國很多家族企業所處領域不僅國內競爭加劇,還面臨來自國際同行的強勢競爭。而管理以及生產模式的落后使得不少家族企業面對國際競爭缺乏實力。

最后是互聯網時代的沖擊。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帶來了商業思維和盈利模式的巨大轉變,這讓許多傳統的“企一代”們不知所措,傳統商業根深蒂固的經驗難以應對新形勢,成為制約企業發展的因素。

以上現狀,都逼迫中國傳統的家族企業必須做出相應調整,要用更為有效、經濟、可持續,且順應時代的方式來產生更大的效益,才能在快速發展變化的市場中生存下去。

作為中國家族企業創始人的“企一代”,站在企業轉型這個當口,需要克服的第一關,首先是自己。面對自己創立的基業,可能要進行全方面的轉變,某種程度上是“企一代”們對自己的質疑甚至否定,這在情感上會比較難以接受,“企一代”們可能會存在放不開的情形。當然,“企一代”們骨子里的創業精神以及對于商業環境敏銳的嗅覺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弱,站在有益于企業發展的角度,更多的“企一代”是愿意去嘗試和改變的。但到底應該怎么走、怎么做,“企一代”們可能存在局限。而這個時候,“企一代”們如何正視這種局限,將轉型與傳承相結合,就顯得尤為重要。畢竟,成則興,敗則亡。

4

     

本文結語

傳承與轉型,這就是中國家族企業目前所面臨的兩大痛點。從現在開始的很長一段時期內,中國的家族企業都將在這兩大痛點中摸索、掙扎和前行。傳承環節的重要性不比創造一個企業低,代際傳承過程中的權力轉換往往是家族企業最脆弱的命門,如果處理不好,往往會成為一個家族企業由盛轉衰的轉折點,甚至直接導致一個家族企業的覆滅。

在體會到傳承與轉型對家族企業的重大意義后,四川智庫的民企服務團隊組織了一批長期為各行業領域、各形式規模的民營企業提供服務的律師、經濟師,以及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歷時一年多,采用包括自有經驗總結、文獻書籍研究、相關人物訪談等方式,針對家族企業如何進行健康的傳承和轉型進行了較為全面和系統的研究,研究成果基本能覆蓋民營企業家們就家族企業的傳承與轉型所關注關心的所有問題。

從 即 日 起

我們會將我們所整理、歸納、總結的成果在“四川智庫”的公眾號以及網站上進行發布,分享優秀觀點和文章,傳遞與之有關的信息,歡迎企業家們關注。

同時,我們也愿意就“家族企業健康傳承與轉型”這一領域與廣大的民營企業、工商聯合會、商會、行業協會等開展廣泛合作,采用培訓交流、專項咨詢等形式為廣大的民營企業提供服務。

對于優秀的家族企業,我們也歡迎與我們聯系,由我們對企業進行深入探訪,撰寫企業發展歷史,提煉“企一代”的創業精神和寶貴經驗,展示成功的傳承案例及杰出“企二代”事跡。

讓更多的民營企業家了解該如何進行家族企業的健康傳承與轉型,為廣大家族企業在這個特殊時期的企業傳承提供一定幫助,為我國民營的經濟的發展做出一點貢獻,將是四川智庫民企服務團隊最大的愿景。

相關內容

川某建設有限公司及其8家關聯企業債務化解及資產重整專項服務

成都市天府新區新設國有企業提供綜合咨詢服務

成都市某縣國有企業集團戰略定位規劃咨詢服務

四川省東部某區國有企業集團內部控制體系搭建及薪酬考核體制改革咨詢服務

四川省東北部某區國有企業集團戰略規劃、集團管控及人力資源管理體系優化綜合咨詢服務

企業服務

民營企業法治體檢專項調研服務

國有企業地方融資平臺轉型升級

聯系方式

電話:028-86246918

郵箱:sczhiku@163.com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南段888號203室

微信公眾號
四川智庫 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