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政府、企業、個人提供智囊性綜合服務

“富二代”——一個被嚴重誤讀的群體|智庫原創

2018-07-17 來源: 瀏覽:47
1.png

▲2009年5月7日晚,杭州青年胡斌開著自己經過改裝的三菱轎車在鬧市飆車,將路人25歲的譚卓撞飛,致其搶救無效死亡。因胡斌疑為當地一富商之子,而使本案備受關注,“富二代”這一群體也因本案被輿論推上風口浪尖。

本文字數4571字,閱讀時間:9分鐘

本文由四川智庫民企服務團隊依據由張志峰主編的《中國家族企業傳承白皮書》一書的部分內容歸納、整理,并在此基礎上融入自身觀點而來。轉載請注明前述內容,并注明出處。

“富二代”群體形象的急劇墜落

2011年,湖北省郵政報刊發行局旗下的宏基文化傳播公司在武漢科技大學城市學院舉行校園招聘會。該公司在招聘公告中明確的列出“拒絕富二代”,這一做法引發了熱議。這家企業的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出面解釋,之所以列出這樣的限制條件,是因為公司很多工作需要團隊合作以及良好的工作氛圍,而“富二代”家境優越,從小嬌生慣養,個性較強,且多半驕縱蠻橫,工作過程中難以相處。

這樣的解釋,看似針對的僅僅是“富二代”一些不好的性格和不良的習慣,但事實上卻是給“富二代”一整個群體貼上了標簽,仿佛這個群體所有人身上都具有“富二代”這個詞里所包含的那些負面品質。不論這樣的行為是否妥當,在當時,對此持支持態度的人并不在少數。

為什么會這樣?我們先來回顧一個曾在全國范圍內引發了強烈反響的案子。

2009年5月7日晚,杭州青年胡斌開著自己深度改裝的三菱EVO在杭州鬧市區飆車,將和他同樣年輕的25歲湖南小伙譚卓撞飛數十米,譚卓年輕的生命如風中的飄絮般消逝。杭州交警部門雖然對此事件反應迅速,但是隨后做出的“此次車禍中肇事車輛的行駛速度在70碼左右”的鑒定結論卻引發了民眾廣泛的質疑;與此同時,關于肇事車主胡斌系當地富商之子的說法也快速傳播。兩方面的信息一結合,“富二代”這個群體隨之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成為眾矢之的。

無獨有偶,在胡斌“70碼事件之后”,一系列的“富二代”駕駛豪車飆車肇事事件開始密集的出現在媒體上。

2009年10月5日晚,常熟市區,23歲的“富二代”蔡學平醉酒后超速駕駛,開著自己價值120萬的保時捷,將一位正在過斑馬線的中年婦女撞飛,傷者雖經搶救,但終因傷勢過重在當晚死亡。

2.png

▲常熟時年23歲的“富二代”蔡學平

2009年11月14日,重慶20歲的“富二代”羅建華在熙熙攘攘的鬧市街頭,駕駛一輛嶄新的越野車飛速行駛,兩次肇事,兩次均逃逸。

2010年4月17日晚7點多鐘,長沙市一“富二代”女青年駕駛一輛白色奔馳越野車ML350飆車撞倒路人,被撞者胡偉玉4月20日早晨,因搶救無效死亡。

2010年6月19日,南京市漢中門廣場高架橋下,一名“富二代”青年駕駛一輛價值近百萬元的寶馬車,酒后肇事撞車后為逃避警方打擊,企圖找人頂包,引起了圍觀市民的公憤。

……

大概就是從杭州青年胡斌交通肇事的“70碼”事件開始,“富二代”的公眾形象急劇墜落。

看待“富二代”,我們真的客觀嗎?

其實我們平心而論,交通事故在城市中幾乎天天都在發生,但為什么唯獨這些案子在民眾中引發了一片波瀾?時隔多年,我們回過頭去看當初轟動全國的“70碼”事件,胡斌究竟是不是“富二代”,警察究竟有沒有有意包庇胡斌,胡家是不是找人頂包了胡斌去坐牢,是不是用權錢干預了司法公正等等這些當年在網絡上引發廣泛爭論的問題,現在似乎依然沒有最終答案。但這絲毫不影響人們借此把對于“富二代”這一群體的負面想象無限放大。

西方有一句古話,叫做“財富是道德的包袱”。當類似于“富二代飆車”這樣的事件層出不窮的發生時,事件本身早已超出了普通的車禍,成了一種社會學意義上的標本。

表面上看,這里對立的是“富二代”VS“寒門子”、“強者”VS“弱者”、“權錢”VS“公平”等情緒,但對立的背后,其實隱藏的是社會階層分化日益加大、資源分配不公日益固化所帶來的群體性心理失衡。而飆車、嗜賭、吸毒等負面新聞,為群體性的心理失衡提供了宣泄的出口,再加上我們現今身處網絡時代,網絡天然有著放大鏡的功能,于是乎,“銜著金鑰匙”出生的“富二代”中一旦因為某些個體的行為不端被抓住把柄,事情往往會被急速的發酵和放大,很容易連帶著整個群體被狂風驟雨般的卷進道德輿論的漩渦,“富二代”最終成了自私自利、道德淪喪、不思進取、驕奢淫逸、社會責任感缺乏的代名詞,被勾勒出了一派“紈绔子弟花天酒地”的群像。

然而,很多人不曾想過的是,太陽下的面積有多大,另一面的陰影也就有多大。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富二代”在登高望遠的同時,也注定被眾多情緒不一的目光所評判審視,貌似榮耀光鮮的人生外表之下,其實隱藏著比很多同齡人更多的煩惱和更大的壓力。一般來說,“富二代”的人生道路,主要有三條路線:

第一條是直接接班:很多“富二代”的一生都被迫和家族家業的興衰榮辱掛鉤,無論自身是否情愿,能力是否具備,都必須肩負接手家族企業,并使其發展壯大的責任。然而家族企業的接班并非僅是一個家族問題、企業問題,甚至不僅是經濟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問題。如何走出父輩所謂“財富原罪”的陰影?如何去平衡父輩期待、家族責任和自身理想?如何在企業盤根錯節的人際關系中樹立威信?如何學習和認識中國式的政經關系的微妙哲學?……這其中任何一個問題,對于“二代”而言,都是對價值觀和能力的嚴酷的拷問。在保護、維系家業興盛這條道路上,他們走得或許比“一代”還辛苦,因為“一代”肩上的擔子是慢慢加上去的,而對于“二代”來說,這個已經積累到一定重量的擔子是一下子壓下來的。

第二條是做跟家族企業相關的業務:這條道路對很多“富二代”來說,是家族責任和自我意愿之間的一種折衷,或者說妥協。一方面難以擺脫興旺家業的責任,另一方面自身也離不了家庭資源所給予的捷徑。這條路看似相對輕松,但對于“富二代”們而言,更要承受“做好了是沾家族的光,做不好是自己真無能”的目光評判。

第三條是脫離家族企業完全走自己的路:能夠選擇這條道路的“富二代”應具備兩個前提,一是開明的父母家庭,二是強大的自我內心。然而,事實上,大多數執意選擇走這條道路的“富二代”并不具備以上兩個前提,他們完全脫離家族企業的決定往往會導向兩個結果,要么與家庭父母恩斷義絕,從此背上“不孝子”、“敗家子”的名聲;要么在責任與自我中糾結與徘徊,最終還是回歸家族。

因此無論是哪一條道路,很多“富二代”們終其一生,或許都需要與家族企業這個拴在他們身上隱性的“金鐐銬”所糾纏抗衡。

3.png

▲網上大量“富二代”因承受不了壓力或因抑郁癥自殺的文章、內容。光鮮外表之下,這個群體的脆弱程度或許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富二代”——不同的臉譜,相似的輪廓

拋開那些奪人眼球的負面新聞,更多的“富二代”勤奮、努力,自省,他們背負著各種壓力,在一波蓋過一波的輿論攻勢和偏見言論中謹慎前行。

萬向集團“二代”魯偉鼎早早進入家族企業,23歲便出任集團總裁;

湯臣一品“二代”湯珈鋮18歲便出任集團董事,在父親忽然離世的情況下強忍著抑郁癥復發的痛苦臨危受命,僅用四年時間便讓湯臣一品從市值15億做到30億;

新光集團“二代”虞江波24歲進入家族企業從基層做起,以極大的探索勇氣協助作為“一代”的母親建立起了龐大的新光商業帝國。

……

這些擁有后起之勇的“富二代”成功接手家族企業的事跡,或許只用一兩句話便能概括,但其中那些負重的、孤獨的、掙扎的、奮力的,甚至黑暗的時刻,非我們能夠輕易去評述。與負面新聞相對應的,這些“富二代”,是這個群體中耀眼的標桿。

然而,無論是成為標桿的“富二代”,還是淪為過街老鼠的“富二代”,以及還有很多在被財富所鑄就的人生道路上踟躕向前的“富二代”,這一個群體雖然呈現出不同的臉譜,但卻有著相似的輪廓:他們大多受過良好的教育,有海外留學經歷;他們多數人有教養,處事得體甚至謹慎,因為從小父輩要求高,家教嚴;他們自信自負,因為物質的富足讓他們眼界寬闊,具有優越感;但同時他們又脆弱自卑,因為父輩的成就如高山立在他們的眼前,終其一生,他們都將背負著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責任和壓力。

張愛玲在小說《傾城之戀》中寫到:因為懂得,所以慈悲。除去“仇富”這種心態之外,大眾不能慈悲的看待這樣一個看似高大實則易碎的群體,或許還在于,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懂得過他們。

“我們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不堪。”這是一位“富二代”在網上自述文章中結尾的一句話。

     

本文結語

不僅僅是“富二代”,任何一個群體,都會存在好壞的兩端。相比個別“害群之馬”的所作所為對“富二代”這個群體所造成的破壞,當我們開始戴上有色眼鏡,以口誅筆伐的姿態去對待所有“富二代”的時候,這其實才是一種危險而負面的傾向。如果我們一味的關注他們生活環境的優越,想象他們從來都無需努力,光靠繼承家產就能擁有光彩亮麗的人生,讓這個群體總是處在不友善甚至惡意的輿論氛圍中,那么這個群體可能真的因此而迷失方向。我們忽視的,不僅僅是“富二代”這個群體真實的身影,更是忽視了未來中國經濟中重要的一股新興成長力量。

所以,我們在看待“富二代”的時候,如果不把“富二代”這個群體放在時代的大背景之下,不站在他們的生活經歷和教育背景下去理解他們,不真正去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所有的評論便都是片面的,不客觀的,甚至是背離真相的,而據此得出的結論也必然會走向偏頗。

“我們不甘心只做財富的占有者和消費者,我們有理想有抱負,要通過自己的雙手去一點一滴實現夢想;我們要突破傳統思維,改變創業思路,締造出一條比父輩更輝煌的商業之路;我們自愿承載社會責任和時代使命,事實將會證明,我們是極具激情、極具夢想、極具創造力的一代!”這是出自2011年6月16日慈溪市“創二代”聯誼會成立儀式上,“二代”代表的慷慨宣言。這樣的宣言,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應該就是“二代”們共同的價值觀。當我們能夠真正的看到這個群體內在的最強音時,或許,能夠開始更加客觀的認識他們。

關于我們

四川智庫的民企服務團隊組織了一批長期為各行業領域、各形式規模的民營企業提供服務的律師、經濟師,以及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歷時一年多,采用包括自有經驗總結、文獻書籍研究、相關人物訪談等方式,針對家族企業如何進行健康的傳承和轉型進行了較為全面和系統的研究,研究成果基本能覆蓋民營企業家們就家族企業的傳承與轉型所關注關心的所有問題;并且,我們的團隊還能從:

①家族信條的總結、提煉、書寫;

②家族憲法的制定;

③企業一、二代傳承計劃、方案制定

……等方面,采用“深度了解,量身定做”的方式,給予家族企業最專業的支持和協助。

關于家族企業一、二代之間的健康傳承,我們會將我們所整理、歸納、總結的成果在“四川智庫”的公眾號以及網站上進行發布,分享優秀觀點和文章,傳遞與之有關的信息,歡迎企業家們關注。

同時,我們也愿意就“家族企業一、二代傳承與轉型”這一領域與廣大的民營企業、工商聯合會、商會、行業協會等開展廣泛合作,采用培訓交流、專項咨詢、家族及企業顧問等形式為廣大的民營企業提供服務。

對于優秀的家族企業,我們也歡迎與我們聯系,由我們對企業進行深入探訪,撰寫企業發展歷史,提煉“企一代”的創業精神和寶貴經驗,展示成功的傳承案例及杰出“企二代”事跡,幫助企業和企業家實現企業精神的書寫及傳承。

讓更多的民營企業家了解該如何進行家族企業的健康傳承與轉型,為廣大家族企業在這個特殊時期的企業傳承提供一定幫助,為我國民營經濟的發展做出一點貢獻,將是四川智庫民企服務團隊最大的愿景。

相關內容

富二代們的中年危機:自殺、酗酒、跑車,以及接班的煩惱

“富二代”——一個被嚴重誤讀的群體|智庫原創

聯系方式

電話:028-86246918

郵箱:sczhiku@163.com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南段888號203室

微信公眾號
四川智庫 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