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政府、企業、個人提供智囊性綜合服務

化解地方債風險: 部分市縣擬加快土地資產變現

2018-09-20 來源: 瀏覽:55

  數量眾多、差異較大的市縣地方政府,其化解地方債務風險辦法陸續對外公開。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湖南、湖北、廣西、河南等多省的部分市縣政府對外公開了其債務風險化解辦法。

  區別于省級政府的部署,這些市縣政府的方案更有針對性,也提出更為具體的指標任務,比如要求2018年債務率下降10%以上,并制定分年度化解存量債務計劃。

  部分債務壓力較大的市縣政府需要動用“十八般武藝”,調動各方面資源來償還。除了發行再融資債券,部分可能需要銀行等債權人對債務展期,部分則需要加快盤活優質資產——加快土地資產變現、回籠資金是重要的渠道。 不再隱瞞債務底數 “

  “不管是系統內債務,還是隱性債務,先要把債務底數弄清楚,這樣才能做到心里有數,才能知道哪一年還款壓力比較大,才能有效地防范風險。現在大家的認識和思路都在改變,各方不再想隱瞞債務底數,舉借了多少債務,把賬目列清楚,真正遇到困難時,大家還能想辦法”,9月12日,中部某地級市財政局副局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摸清底數、核實資產,是地方化解存量債務辦法的基礎工作。如湖北武穴市要求到2018年底前,全面摸清存量債務規模。在前期初步摸底的基礎上,進一步查缺補漏,并逐筆登記債務信息,把債務數據摸底工作做實做細。除了納入財政部債務系統的政府債務,PPP項目等涉及以后年度財政支出責任,市級各融資平臺公司等國有企業債務,醫院、學校等事業單位債務,也納入債務統計范圍。

  武穴市化解債務分三步走,2018年主要是摸清底數,建立工作機制;2019年底前,實現政府債務規模合理適度,隱性債務得到有效遏制;2020年底前,政府債務率保持在預警線內,隱性債務存量逐步化解,長效機制全面建立。

  部分市縣政府的債務狀況,以及更具體的化解方案隨之公布。如洛陽市西工區指出,2018年政府性債務余額目標控制在67489萬元以下,其中一般債務余額控制在67489萬元以下,一般債務率、綜合債務率等債務風險數據指標工作目標控制在50%以下。該區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財力預算為179286萬元。

  再如湖南桂東縣出臺的2018年化債辦法,要求確保全縣政府性債務綜合債務率下降5%以上,力爭下降10%。具體而言,2018年計劃化解存量債務7.83億元(償還存量債務5.62億元,提前償還以后年度存量債務2.21億元),其中:7月31日止已化解存量債務5.69億元,8-12月還需化解2.14億元。 量財力而為

  今年上半年,多省出現地方融資平臺債務風險事件,市場資金比較緊張。7月份后,政策有所轉向。

  7月2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其中,要求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督促地方盤活財政存量資金,引導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對必要的在建項目要避免資金斷供、工程爛尾。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提出財政政策要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力度,堅定做好去杠桿工作,把握好力度和節奏等。

  不過,地方債防風險的工作仍將持續。8月份,《中共中央關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和《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問責辦法》在內部下發,多地集中學習文件精神,并出臺化解地方債務風險的辦法。 “

  “確實有點不好操作,一方面要防風險,要合法合規地舉債;另一方面,基層民生短板較多,資金來源有限。中央下發的文件,我們會嚴格執行。從大的方向來看,防風險工作會持續,我們在壓減投資項目,投資要量力而為,該停下來的要停下來”,9月12日,東部某區政府財政局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政策的微調,是否會引發新一輪隱性債務的膨脹呢?“地方政府的項目很多,但各方風險防范意識也在加強,起碼現在大家不會隨便讓財政出承諾函。中央關于隱性債務的文件之后,又下來一個追責辦法,這對地方政府行為是有約束力的”,上述地級市財政局副局長直言。

  量力而為、壓減投資項目,也是地方化解債務風險的普遍做法。比如武漢市青山區要求,將府公益性項目融資統一納入政府債務管理體系,嚴格政府投資項目審批把關。堅持“有多大財力辦多大事”,做實城建計劃項目投資及資金來源,確保建設工程量和資金量相匹配,不留資金缺口。 如何還錢?

  在償還存量債務上,不少地方政府需要統籌多方面資源。

  湖南桂東縣化解政府性債務的方法包括,平臺經營消化一部分(平臺公司取得利潤可承擔相應債務償還或支付責任),政策支持置換一部分(爭取上級置換債券,發行自求平衡專項債券等),資產配置對沖一部分(劃轉國有資產、重組國有企業等方式給予平臺公司資產配置,對沖原有的公益性項目形成的債務),與債權人協商展期一部分(積極與債權人協商,爭取理解和支持,錯開還款高峰等),政府安排償還一部分(由財政安排資金彌補缺口,協調往來款等)等。

  地方投融資平臺的轉型,是化解存量債務的重要內容。比如河南老河口市指出,分類處置國有投資公司存量債務。以市場化方式舉借用于公益性項目建設且未納入政府性債務管理的債務,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及時履行配置經營性資產、授予特許經營權、支付政府購買服務及財政補貼資金等責任。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委托融資平臺公司實施的已建、在建公益性項目要落實資金來源,實行委托代建,并與融資平臺公司簽訂委托代建協議;未落實資金來源的,暫停建設,直至資金來源落實。

  “納入預算管理的政府債務,基本都置換成了債券,發債成本不高,這塊壓力不大。壓力較大的主要是地方融資平臺,我們之前就在推動融資平臺進行市場化轉型,比如注入有現金流的國有資產。這些融資平臺確實困難的時候,財政也會扶持一下”,上述區級政府財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盤活土地資產,變現還債也是常見的辦法。長沙市高新區政府指出,土地儲備中心、招商合作局、重大項目投資局、國土分局負責加大招商力度,加快土地出讓,實現存量土地變現、資金回籠。2018年通過土地出讓回籠資金50億元,力爭實現80億元,作為按時償債、化解債務風險的有力保障。

  武漢市青山區政府指出,加快推進土地資產變現工作。加快使用融資資金的土地儲備項目收儲整理、規劃調整和優化工作,優先儲備能夠產生收益的土地項目,加快土地資產變現,支持化解存量債務。

聯系方式

電話:028-86246918

郵箱:sczhiku@163.com

地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南段888號203室

微信公眾號
四川智庫 技術支持: